鶯兒站在他們來時的洞穴口,雙手插在胸前,盯著深不見底的黑。

她讓土精回洞裡查探狀況,但土精去了好久好久,杳無音信,鶯兒想著她是去了far far away kingdom嗎?(註:史瑞克裡費歐娜公主的國家)他繼續在原地等了一天一夜,這期間,其他妖精也沒回來過。她壓低眉頭,思考著要不要也進去看看,但若是有女孩回來了,會不會找不到她,又跑走了?就這樣等到第二天下午,太陽已微微開始斜落,鶯兒想著今天若還是誰都等不到,她就要先進洞裡看看到底是什麼好玩的事讓土精一去不復返,正想著,一個小光點從腳邊冒出來,竄的一下飛到鶯兒約肩頭高的位置,土精終於從洞裡出來。

「怎麼去那麼久?」鶯兒看著小光點問

那小光點東歪西晃的說:「妳在跟我開玩笑嗎?裡面根本什麼都沒有啊,你知道我遁了多久,哪來什麼出口?走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前面還有多遠,只好先折回來,這洞到底多深啊,好像是個無底洞般。」

鶯兒拉長脖子一頓,瞪大眼睛說:「我們來的時候,明明只走了半小時就出洞了。」

土精疑惑的說:「半小時?你確定你有準確的看著手錶走了半小時?我在裡面走到變白骨了。」

這倒是問倒了鶯兒,因為他們當初設想應該會打一架再回來,因此兩手空空的啥都沒帶,但她的體感時間是頗為準確的。

鶯兒低下頭沉思,問道:「你在裡面有碰到什麼嗎?」

土精回答:「黑的跟鬼一樣,根本什麼也看不見,還有什麼東西能待在裡面啊。」

鶯兒抬起頭說:「知道了,」看了一眼土精「你就這副模樣鑽在地裡的嗎?怎麼不現原形?」

土精嗔道:「我也想啊!但不知為何魔力消耗的異常迅速,能維持這付樣貌已經是勉強,根本無法使用其他招數,又得不到主人的供給,我還是大量吸收山岳的精氣才有辦法跟你溝通。」

鶯兒聽到他的回答後大驚,詫道:「消耗快到無法使用魔力?」她伸出一根手指試著點光,但怎麼指就是施不出光來,鶯兒感覺到聚不起魔力,她不信邪的又彈起手指,但只打出零星的火苗,鶯兒訝異的轉頭看他:「不是魔力消耗快,是根本就沒有可用的魔力。」

土精不解:「我的存在是自然產生的,跟你們妖精吃外界魔力不同,為何我的力量也會消散?」

鶯兒也不明所以:「這我目前也不清楚,看來得去跟其他夥伴會合找點線索」他看著土精的光芒一閃一閃的越來越弱,趕緊說「你先別待了,留一點魔力,之後還會有需要你的地方。」土精聽了,身上的光散開,又凝聚成了一個圓環,現回原本的素銅戒。

鶯兒接過銅戒,轉身邊走邊想著該先去追誰時,山林丕變,從腳下的山路開始蔓延到旁邊的山壁,沿途的土壤竟開始乾涸,最後巨裂開來變成粉化的塵土,群樹像是也被吸乾養分般瞬間枯竭,綠葉凋零、鮮花敗落,而向榮的雜草也霎時萎靡倒落,本是離離蔚蔚的山景,陡然枯黃一片,不留生機,秋景尚有紅葉,冬景尚有孤草,看上去簡直比兩季還悽慘。

鶯兒一驚,土精才與她對話沒幾下子,竟然耗掉了整座山的養分,連土壤都需倒吸樹叢的精氣才有辦法提供土精所需,照理來說土精使用大地氣息皆為理所當然,但現在變成消耗嗎?還是不夠供給?有太多假設像跑馬燈似的出現在鶯兒腦中,她清空一下資訊,土精於她而言非為要緊,她只要知道她自個兒的情況就好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宛兒In The House

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